【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glloyd.com】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廢都159 - 賈平凹散文

專題: 散文 莊蝶 唐宛兒 趙京五 名家賞析 賈平凹
作者:一諾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19-12-03 09:32:24 ?閱讀:0   網上投稿
這一中午,莊之蝶正好與唐宛兒在"求缺屬"。唐兒身子雖然得到了恢復,但下邊還多少有點血,兩人相約了去"求缺屋",莊之蝶讓唐宛兒把墮胎的前前后后詳盡說給他聽,聽得又是熱淚滿面。唐宛兒卻要莊之蝶指天為咒說"我愛你",莊之蝶咒過了,又還說了要娶唐宛兒的話。唐宛兒卻問幾時娶呀?還是將來嗎?將來是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人都以為莊之蝶娶了個什么天仙兒,來看了原來是個老太婆?!莊之蝶陷入一種為難,又痛苦地長吁短嘆了。唐宛兒就笑了,說莊之蝶真可憐,搔著他胳肢窩兒要他笑。莊之蝶臉上還是苦皺著,唐宛兒又說你不必這樣。瞧你難過的樣兒,我心里也扎乎乎地疼哩,遲遲早早我等你就是了。你就是不愛了我,你總是以前真心愛過。即使天有心作合。你我結為夫妻,以你這心性,你還會尋找比我更好的人。到那時我不恨你,也不攔你的。莊之蝶說:"這我成什么人了?你唐宛兒不會讓我失去興趣的,你也會不允許我再去找了別人的。"唐宛兒噗噗就笑了,說她有時想起來覺得對不起師母,卻又覺得她更不應該失掉莊之蝶,她說不清她是個好女人還是個環女人,但她是女人。如果莊之蝶哪一日真的不再愛她了,她就墮落呀,她就去和任何男人睡覺,瘋子也行,傻子也行,強盜小偷都行!莊之蝶愣了,也變了臉,唬道:"你胡說,不準說這樣的話!"唐宛兒卻流下了淚,說她不說了,再也不說了,還問莊之蝶生氣了嗎?莊之蝶拍了她的屁股,拍得啪啪響,說他當然生氣的,你們這女人真不知一顆心是怎么長的?唐宛兒就把他摟在懷里吻。三吻兩吻的兩人就不知不覺合成一體,******(作者刪去三十八字)待到看時,那墊在身下的枕頭上已有一處紅來,兩人才皆后悔,因為醫生吩咐過手術后一個月里不能同房的。莊之蝶問唐宛兒這陣兒身子感覺怎么樣?唐宛兒說沒事的,只是把枕頭弄臟了,看著那一處紅,竟用鋼筆就在紅的周圍畫,畫成了一片楓葉。莊之蝶就笑了,說:"好;"霜葉紅于二月花';待會兒下去吃飯,買了針和絲線你再繡了,誰也看不出來,倒贊賞這枕頭也成藝術品了。"兩人又玩樂了一回,眼看過了飯辰,準備上街吃飯和買針線,剛一下到樓口,與牛月清正好碰個照面,兩人臉都嚇白了。莊之蝶忙對著驚慌失措的唐宛兒說:"宛兒,你看你大姐怎么也來這兒了?"牛月清說:"我滿世界老鼠窟窿都尋過了,你們才在這兒!宛兒你臉色不好?"莊之蝶說:"咋能好的,她要我幫她找一份臨時工干干,我說找環衛局楊科長吧,就領她到楊科長家。沒想那揚科長倒擺架子,待理不理的,我們起身就走了。哼,我還沒受過這種窩囊氣的!"牛月清說:"尋那臨時工能掙幾個錢的?你好好在家呆了,讓周敏多寫幾篇文章也就是了。現在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找一個科長不如直接去尋了他局長!"唐宛兒就說:"大姐說話容易,周敏靠寫文章掙錢,那我這嘴早就要吊起來了;如果他有莊老師那支筆,我也安安心心在家伺候了他,也不像大姐這樣還要去上班?"牛月清說:"那這樣吧,洪江再要編書,我讓洪江把周敏也拉進去!"莊之蝶就問牛月清;"你別光把話說死,到時候洪江不愿意了,你又給周敏怎么說?這么急地到處尋我有事兒?"牛月清說:"可不有急事!"唐宛兒就說:"是我耽擱了你們,真不好意思,那我就先走了。"說完就走了。牛月清說:"上午我正上班,龔小乙找著我了,他一見面就哭,倒把我嚇了一跳,他怎么更變得人不人鬼不鬼了!我問有什么事,他說他要找你,是他爹犯了事,還是為了老毛病讓關進去了,捎出來的話是讓他找人說情,爭取罰款了結。可他娘回天津姥姥家了,他一是找不上人,二是即就是罰款他手里也沒個錢的,就來求你了。"莊之蝶聽了。說:"莫不是他買大煙又沒了錢,來騙我們的?前幾日我見過他,并沒有聽說他爹出事嘛!"牛月清說:"我開頭也是這么想的,要叫他說實話。他拿了老龔捎出來的字條,那字我能認得。是老龔寫的。"莊之煤說:"老龔為這毛病去局子也不是兩次三次了,哪一次不是抓進去寫些字又出來?沒事的,除非他的手讓人剁了!"牛月清說:"我何嘗也不是這么說他。龔小乙就說這次是國家公安部的一個領導來西京檢查工作,收到好幾封說老龔賭博成性、又屢抓屢放的告狀信,這位領導發了火,前一日才批評了公安局,沒想第二日老龔他們又在這位領導下榻的賓館里賭,就抓了進去,說要從嚴從重處理的。"莊之蝶知道問題嚴重了,口里只是罵龔靖元屁眼大把心遺了!牛月清就說:"老龔一身毛病,可畢竟與咱交情不淺的;小乙尋到咱門下,咱不管也抹不下瞼面啊!你看能認識誰,給人家說說,頂用不頂用,咱把路跑到,把力出足,咱落得心里清靜了,也免得外界說咱絕情寡義的。"莊之蝶皺了眉悶了許久,說。"飯還沒吃吧,咱去吃了飯再說。"

兩人去面館吃了一碗刀削面,莊之蝶讓夫人回去,自己就去找趙京五說了這事。趙京五頗為難,說:"公安局那邊我認識人倒有。怕并不起多大作用。咳,他也該好好吃次虧才好哩!"莊之蝶說:"我琢磨了,這事無論如何咱要幫的。你先去找龔小乙,把情況再問清,就說這事難度很大,可能得判三年五年的,讓他緊張些。"趙京五說:"他怕早慌得沒神了,還嚇他干啥?"莊之蝶說:"我有個打算,等我去找了你孟老師后,再給你說吧。"趙京五便急急去了。

莊之蝶找著蓋云房又如此這般說了一通,盂云房說:"那找誰去?你和市長熟,給市長談談不就得了?"莊之蝶說:"這可不能找市長,影響太大,市長會拒絕的。你不是說在慧明那兒見了幾次四大惡少的老二嗎?"孟云房說:"你是讓我托慧明要老二去說情?這我不見慧明!"莊之蝶說:"這你可得一定去,權當是幫我的。要老二去說情。并不要求立即放人,只望能罰款。老二肯定能辦到的。"孟云房好不情愿地去了。回來說慧明同意去求老二,讓等個電話的。兩人就在孟云房家吃飯,下午慧明果然來了電話,說公安局同意罰款,但要重罰,是六萬元的。莊之蝶長吁了一口氣,同孟云房又到趙京五處。趙京五從龔小乙那兒才回來,三人說了罰款的事,莊之蝶就讓趙京五三日內一定籌齊六萬元。趙京五說:"你是要借給龔小乙?那可是肉包子打狗,一借難還了。或許他得了這么多錢,不去公安局交罰款,全要抽了大煙的。"莊之蝶說:"趙京五你都是好腦殼,怎么這事不開竅?龔小乙是敗家子,我哪里能借他這么多錢?咱為開脫這么大的事,爭取到罰款費了多大的神,也是對得起龔靖元的。既然龔小乙煙癮那么大,最后還不是要把他爹的字全輸出去換了煙抽,倒不如咱收買龔靖元的字。"趙京五和孟云房聽了,拍手叫道:"這真是好辦法,既救了龔靖元,又不讓他的字外流。說不定將來龔靖元家存的字畫沒有了,龔小乙也就把煙戒了。"莊之蝶說:"那這事就靠你趙京五去和龔小乙交涉了!"
    ?
    红龙扑克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