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glloyd.com】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文化以溝通為業 - 余秋雨散文

專題: 散文 溝通 文化 文明 世界 名家賞析 余秋雨
作者:一諾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19-12-03 13:40:16 ?閱讀:0   網上投稿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開羅,夜宿Les3Pyramides旅館車隊到達旅館門口,只見熙熙攘攘間筆挺地站著一個中國人,手里拿著一本書,很像間諜接頭的樣子。不幸我很快發現,他手里的接頭信號竟然是我的《山居筆記》。

他叫徐伏鋼,在新加坡的一家公司工作,從《聯合早報》上逐日讀到我的日記,知道了我們的行程,就從新加坡飛到了開羅,專來看望我。這使我很感動,便拉他在旅館大堂的沙發里坐下。他對我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在他悉心準備好的埃及古代草壓紙上寫一段有關漂泊異鄉的話,我立即遵命。他說,他的這種萬里攔截、古紙索句,都是一種最好的紀念,與大家關注的“千禧之旅”擦了邊。

從這件事我要又一次感念現代傳媒。古代旅行者真正的痛苦,是無以言狀的寂寞,而我們這次,雖然每天都遇到大量麻煩事,但通過銥星和海事衛星,然后再通過電視和報紙,很多認識和不認識的朋友始終與我們同在。我每天寫日記,寫完就去找我們一行中專門負責傳送技術的周兵。瘦瘦的周兵總是住在不同旅館的朝東房子里,滿地都是器材、電纜,幾乎通宵不睡,把拍攝的圖像傳回香港,順便也傳送我的文章。第二天出發時,他就搖搖晃晃地在車上睡覺,這些日子下來,他更瘦了。

現在才知,我的日記一直同時在臺灣《聯合報》、香港《大公報》、新加坡《聯合早報》、馬來西亞《星洲日報》、美國和加拿大的《世界日報》、《僑報》連載,在大陸,系統連載的是《北京晚報》和《羊城晚報》,轉載的報刊更多,一時無法統計。這就是說,全世界發行量最大的華文報紙,有很大一部分都刊登了。它們都是從鳳凰衛視的網站上獲得文本的,一刊登就是三個多月,一百多篇,對哪家報紙都是大動作。它們完全不清楚這次旅行考察的整體設計,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因病因累而中途退出,卻都辟出最注目的版面隆重刊登,我想只有一個原因,它們快速地領悟了這樣的考察活動對中華文化意味著什么,對中國人意味著什么。

任何一種文明的復興,都以自我確認為前提,而廣泛的自我確認,又以溝通和普及為前提。說起來這也是中華文明強于埃及文明的一大優點。

埃及文明即使在最繁榮的時期也追求神秘和封閉,甚至追求不可理解性,結果召集了很多工匠,卻沒有廣泛的參與群體與接受群體,只能固步自封,終于難以為繼。中華文明卻不是如此,先秦諸子的學說觀點各異,但共同都反對封閉深澀,每個學派都力圖讓自己的學說傳遍天下。后來,無論魏晉還是唐宋,文化信息的傳播都暢通九州,即便幾句詩文也能像春風一般覆蓋大江南北,很少阻礙。就連那些經典小說,在明清時期也是街談巷議的集中對象。

中華文明之大,相當一部分取決于它的普及企圖和傳播力量。暫處衰勢時它會隱匿自保、清高自慰,而一旦有興盛的可能,總是百川連注、眾脈俱開、氣吞萬匯。我覺得中華文明能不能在二十一世紀復興,先要看有多少傳播它的通道融化了冰雪,排除了障礙。這次文化考察,竟然引得那么多華人報刊關注和參與,像是一個信號,預示著中華文化正在面臨著一種全新的整合,構建著一種共同的話語。至于我的日記寫得好不好,鳳凰衛視的節目拍得好不好,已成為一個次要的問題。

文化以溝通為勝業,文化以傳播為命脈。世上那么多障礙,人間那么多隔閡,就靠文化來排解。這次我們狠狠地做了一個全方位的實驗,用車輪去溝通幾大人類文明,用電波來聚集各地華人視線,由報紙來維持廣大群眾一百天的興趣,讓世界來看看中國人如何把文化猜測變成了文化行為。我以往與電視接觸太少,需要重新體味藏在攝像機背后的人生哲學和社會觀念。

我正這么寫著,隊長郭瀅和編導桂平憂心忡忡地向我走來,原來我們的旅途又遇到了大量的不通暢。

在蘇伊士運河上拍攝,埃及軍方至今沒批準,還需做最后的等待;沙特阿拉伯的圣城麥加,非穆斯林不準進入,沒有通融的余地;更麻煩的是,我們經過以色列,就不可能進入伊拉克了。以色列有耶路撒冷,不能不去;伊拉克有巴比倫遺址,也不能不去,但現代國際政治只能讓我們選取其一。權衡之下,我們更偏重于耶路撒冷,因為它對幾大宗教都非常重要,可惜巴比倫了。

剛剛又從新聞中得知,巴基斯坦發生軍事政變,局勢緊張,成了國際社會關注的熱點。看來,我們極有可能在巴基斯坦受阻,那么五輛吉普又何以到得了印度和尼泊爾?到不了印度和尼泊爾,我們不僅少了一個極重要的文明故地、宗教源頭,而且也無法在跨越千年高峰的同時跨越地理高峰喜馬拉雅山了。如果改道往北走,從伊朗經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或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進入新疆,那是古代通西域和“絲綢之路”的路線,雖然也有意思,卻是另外一件事了。

看來,在現代,想求得通暢仍然極其艱難。我很喜歡在歐洲旅行時,很多國家的國境線連一個崗亭也沒有,只豎一塊牌,所有的汽車飛馳而過的情景。但這種情景,在一些文明故地卻不敢設想,真不知是什么運數。

不過,我們這次無論如何要走通它。因為我們這些中國人終于已經明白,文明出現在世界上,不是來設置障礙而是來排除障礙的。不妨試試看。

[賞析]

寫于開羅旅館的這篇日記,是作者對這些天旅途見聞所作的梳理。文章中講述了鳳凰衛視在千年之交組織的這次跋涉四萬公里的“千禧之旅”的宗旨,即“用車輪去溝通幾大人類文明,用電波來聚集各地華人視線,由報紙來維持廣大群眾一百天的興趣,讓世界來看看中國人如何把文化猜測變成了文化行為”。充滿危難艱辛的旅程,使作者深切地體悟到:“文化以溝通為勝業,文化以傳播為命脈。”

“任何一種文明的復興,都以自我確認為前提,而廣泛的自我確認,又以溝通和普及為前提。”作者是通過“行萬里路”,作實地考察得出這一觀點的。他通過對中華文明與埃及文明的比較,從表象深入到內里,探索文明的本質。“追求神秘和封閉,甚至追求不可理解性”,使埃及文明終于難以為繼。而中華文明則不然,“暫時處于衰勢時它會隱匿自保、清高自慰,而一旦有興盛的可能,總是百川連注、眾脈俱開、氣吞萬匯”。

既然溝通與傳播對于文化的傳承與興盛是如此重要,可是偏偏作者的文化考察車隊在旅途中卻遇到大量的不通暢。聯想到現今世界上那些生龍活虎的年輕文明“國境線連一個崗亭也沒有,只豎一塊牌,所有的汽車飛馳而過的情景”,比比一些文明故地想求得通暢仍然極其艱難的狀況,作者不禁發出“真不知是什么運數”的感嘆。作者并未將答案和盤托出,而是給讀者留出了思考的空間。

文章在末尾點出了文明的本質???文明出現在世界上,不是來設置障礙而是來排除障礙的。作者告訴人們,中國人也是經過了長時間的艱苦探索才領悟到這一點的。痛苦的經驗告訴我們,一個民族的文化要走向繁榮、真正獲得尊嚴,就不能拒絕與外部世界的交流和對話。
    ?
    红龙扑克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