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glloyd.com】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金庸部分作品思想內涵分析

專題: 內涵 分析 思想 作品 部分 短篇美文 雜文精選
作者:subinglai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7-13 15:04:41 ?閱讀:0   網上投稿
金庸部分作品思想內涵分析
金庸的作品,給讀者提供了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其藝術手法高超,幾乎運用了傳統文化的一切形式,而且,他的作品有著深刻的思想內涵。
以射雕三部曲為例,實際上是對儒、佛、道三種思想的武俠藝術化。郭靖處處講究仁義,并且相信“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多年協助襄陽政府守城,直至最后殺身成仁,這是典型的儒家行為。
楊過是一個失去父母的流浪兒童,在一般人的眼里,他是漢奸的后代,后來通過自己的奮斗,終于有了一定的成就,這正是人有高低,佛性并無高低的印證。他不顧封建傳統中“一日為師,終身為長”的教訓,幾經曲折,終于和自己的師傅小龍女結為夫妻,也是“無人相,無我相”佛家思想的體現。
道家的主要思想是靈活,可以用兩句話來概括: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元朝統治者對內實行高壓政策,激化了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反而失去了天下。張無忌處處忍讓,反得擁戴,這是對弱者道之用的體現。所謂乾坤大挪移就是上下顛到。而故事的結尾,張無忌退出江湖,功成身退。文中對張三豐極表尊敬,既是對太極拳的贊揚,也是對道家思想的實用性的肯定。
《天龍八部》實際上是對上層、下層和隱居者三者關系的探討。蕭峰代表了下層,不論是哪個民族或者國家的下層,都希望和平、安全、幸福。但在面對戰爭、冤屈、喪親等等痛苦時,人們所采取的態度是不一樣的,有像慕容復那樣幻想時空倒流、以牙還牙(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有像丁春秋那樣幻想犧牲別人(吸取別人功力)、唯我獨尊的,有像四大惡人那樣恃強凌弱、把自己的不幸轉嫁給更弱者的。這些都是不理智的、違背人道的選擇。理智的選擇一是隱居、即避開矛盾,象虛竹那樣以佛道為選擇,二是面對,承擔應該承擔的責任或者義務,像蕭峰那樣。前者可用于特殊情況、特殊人群。而對于大多數人來說,只能選擇面對。在必要的時候,下層也會主動犧牲,以換取大多數人的利益,所以蕭峰的死是一種歷史的真實、歷史的必然,同樣是一種仁義之舉。
段譽是開明統治者的代表。既能關心下屬、又能及時享樂。一個皇族子弟,在外面游蕩,似乎對了解民情有一定的好處。在遇到困難時,起初他的辦法是逃避(凌波微步),后來學會了六脈神劍,便經常指指點點。六脈神劍很像封建社會的三省六部,決不是具體的某一項武功。人體的經脈需要上下相通,一個國家也是如此,否則會出問題。
虛竹是隱居者的代表。他的看家本領除了心理素質好(內功精深)之外,還能給人看病,還能去掉生死符。人生最害怕的莫過于生死,修行佛道,在行動上順其自然,在思想上不厭生死苦、不欣涅磐樂,對修身養性有很大的好處。這種功夫對上層和下層同樣是必不可少的。
《俠客島》是對人性善惡的探討。人性是善是惡的爭論從戰國時的孟子和荀子就已經開始。孟子認為人的本性善良,荀子認為人的本性兇惡。其實本性無所謂善惡,本性就是本性,蛇吃鼠半年,鼠吃蛇半年,善惡都是相對的、主觀的。所以這個問題,在儒家內部是解決不了的,只有借助佛道才能說清楚。俠客島上的武功是不立文字的,說明修養到最高境界,是沒有主觀好惡的。賞善罰惡是一種外在的約束,只有配合內部的修養才能成功。
《鹿鼎記》是一部諷刺小說。韋小寶是一個下層無賴,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里,進入了上層社會,居然發現上層和下層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他運用溜須拍馬、陰謀詭計等手段,居然如魚得水、左右逢源、權財名色大獲豐收。這當然是對封建制度利弊的刨析。封建制度最大的弊端是私大于公、以私廢公,沒有民主制度和機構。封建社會也講究德才兼備,但德才兼備的標準卻掌握在皇帝一家人的手里。
《雪山飛狐》中,胡斐面對感情和理智的選擇,和現實世界中的情形是一樣的。對苗若蘭的愛、苗人鳳的恨、以及胡苗兩家的長期糾葛,使他不知如何是好。
《飛狐外傳》的主題其實比較明確,那就是名和實的關系。眾掌門人為了爭個誰高誰底,打的頭破血流、你死我活,最后不了了之。其實名高名低,并不是關鍵,而是名實是否相符。湯沛表面上是甘霖惠七省,暗地里卻干了不少壞事,最后被袁紫衣制裁。而陸菲青形容萎瑣,沒有一絲俠氣,卻做過不少狹義之舉。
《笑傲江湖》是封建社會政治斗爭的翻版,明槍暗箭、機關陷阱,無所不用其極。為了達到不切實際的目標,有明搶的,像任我行、左冷禪之流,是典型的強權政治;也有暗奪的,像東方不敗、岳不群之流,是典型的耍陰謀。所謂葵花寶典,就是爭權奪利的方法,而要練成這種功夫,必須揮刀自宮,喪失本性、違背良知,一句話,就是玩陰的。可見,封建社會對人性的摧殘和扭曲,是很厲害的。
《連城訣》討論的是人性和獸性的關系。雪刀老祖是獸性的代表,在大雪封山的絕境中,他露出了吃人的本性。中原武林某些敗類是假人性、真獸性。狄云的師傅犧牲了自己的女兒,萬家父子毫不留情殺死了戚芳,這一切都是為了一部連城訣,為了連城訣所指示的大寶藏。這種行為比之雪刀老祖的吃人,更加可惡。雪刀老祖吃人,還有一個先后順序,先吃與自己無關的,再吃自己的徒孫。而中原武林中的那些敗類,則專門利用自己的親人。這說明,披著人性的獸性,比之真正的獸性危害更大。
《書劍恩仇錄》討論的是民族、文化和國家穩定的關系。元朝的時候,統治者實行高壓政策,激化了民族矛盾,蒙古勢力在接受漢文化、搞好民族關系方面,沒有下到功夫,國運短暫。上馬得天下,下馬治天下,但蒙古勢力一直在馬上,所以最后只好又跑回蒙古,好象只是為了到中原撈一把。與此相類似的,還有秦朝,雖然較少民族之爭,但統治方法與元朝類似,繼續高壓,專任法家,其國運也很短。戰國時荀子西入秦,居然發現秦無儒,這儒不光指儒生,更主要的是指儒家文化。儒家文化以仁為核心,以禮為形式,以中庸為方法論。荀子雖然也是儒家,但他偏向于禮,禮就是制度。到了他的弟子李斯、韓非,為了適應亂世的需要,更是走向極端,成了法家,幫助秦國統一了天下。這本來也無可厚非,可是沒有及時回歸儒家,仍然偏向法家,少了仁和中庸,一足難立,很快又崩潰了。因此秦國的勝利是法家的勝利、兵家的勝利、縱橫家的勝利,而不是儒家的勝利。元朝不設科舉制度,使很多知識分子失去了進身之階,儒家文化實際上被否定。雖然這部分文化通過戲曲得到了宣泄,但終究沒有占據統治地位,因此元朝的統治一直不穩定,很快又被推翻了。清初的統治者,比之上述兩家,要高明的多。他們在與中原的長期對峙中,經濟和社會制度逐漸向中原看齊,就連思想文化這種深層次的東西,也在逐漸過渡。滿族勢力入主中原不久,就開始了科舉考試。有了這一條出路,知識分子便出現了分化,少數人便走了科舉之路,到上層去宣傳儒家文化。紅花會和以張昭重為首的御用武術家之間的矛盾,反映了當時知識分子下層和上層之間的激烈斗爭。走的人多了,儒家文化就上移,逐漸占據了統治地位,于是滿人的江山就坐穩了。當然,這種文化是經過統治者改造的,適應清初統治需要的。復明當然只是口號,反清也終于失去了理由,于是漢人做出讓步。陳家洛為了維護民族團結、國家統一,犧牲了愛情。清王朝的主要矛盾終于由民族矛盾轉向了階級矛盾,封建社會又延續了一段時間。紅花會一類的組織有的解散,有的成為民間一種監督性的、輿論性的力量,失去了原來的宗旨。書中說,陳家洛和乾隆是兄弟,乾隆本是漢人,是一種文學的說法,這倒是符合民族平等、四海一家的思想。
《碧血劍》反映了明末清初由階級矛盾向民族矛盾轉變的過程。袁承志認為崇禎和皇太極是他的殺父仇人,因此要殺死他們兩人。殺皇太極時,由于有玉真子的阻擋未能成功,后被擒。可見當時滿族統治者的身邊有很多御用人才,由于正派的人才不愿意為異族所用,所以當時滿族勢力所用的人,難免良莠不齊,有少數民族,也有中原漢族。明朝統治者正好相反,有很多人才不用,還冤殺了很多人,比如袁崇煥一案。所以在袁承志看來,他們的高下還是不一樣的。盡管如此,袁承志本來有機會殺死崇禎,卻沒有殺死,還救了他一命。因為他當時仍是中原漢族的代表。袁承志寧肯希望李自成的農民勢力取代明朝的統治者,也不希望滿族勢力入主中原。其實單從集團實力和統治能力來說,滿族勢力正在超過上述兩家中的其中任何一家,而上述兩家又勢如水火,所以明亡清興有一定的歷史必然性。這一點,袁承志也朦朧地感覺到了,但他不敢正視現實,只是依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正統思想,盡到自己的一點責任。
在金庸作品人物中,袁承志的思想是最為復雜的。他受父親影響,有一定的忠君報國思想;由于在民間生活了很長時間,又有一定的佛道民主思想。所以,在上述三方力量激烈斗爭的情況下,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好象那一種力量都不能建立一個理想的社會,使下層民眾能夠安居樂業。當時很多知識分子都很迷惘,為什么中華民族擺脫不了這種治亂的反復,而袁承志正是這些人的縮影。這個問題到了20世紀才有了一個比較先進的答案,那就是民主制度,而袁承志們終于選擇了道家和佛家,尋找自己的世外桃源。這個時候,西歐國家正在走向資本主義社會,至于袁承志在海外的實驗,是達到了社會發展的哪個階段,我們不得而知。
單純的武俠游戲可以吸引人于一時,有了思想內涵,才可以成為武俠文化。以上是一些簡單的分析,點到為止。
發表說明:
這是我的一篇舊作,曾經在2006年10月1日,發表于清韻論壇。
本次發表,對個別詞句、標點符號做了修改。
之所以再次發表,是因為近年來,我又寫了一些和金庸作品有關的文章,覺得有點亂,把它發出來,可以做為研究金庸作品的總綱。

    ?
    红龙扑克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