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glloyd.com】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母親的嗅覺

專題: 母親 餃子 老師 鼻子 父親 情感故事 親情文章
作者:林寒之夢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7-22 15:04:50 ?閱讀:0   網上投稿

大雪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大雪湮沒了村莊的片片紅瓦,覆蓋了脫盡木葉光禿禿的楊樹林,遠處生長著小麥的田地在這風雪中酣然入睡。我回來的太晚了,這個村莊在靜靜地等待著我的歸來,在這靜寂的背后我能感受到一顆焦灼的心,看到一副企盼的面孔。我小心翼翼地駕著車子,不敢大腳踩油門,不敢猛踩剎車,在雪中行車的技巧是父親在我高中時教給我的,如今每每在雪中行車,禁不住想起父親的叮嚀。

今天是大年二十九,我于風雪中慢慢駛在歸家的路上。這個家是我真正的家,我出生、長大的地方,我精神的故鄉。工作以來,這是我第一次回家過年,這次回家還是提前兩周打的報告,干我們這行的越是節假日越忙,越是過年越有新聞,越要忙著采訪、趕稿子。

我是一名記者。

車子給雪花刷得粉白,雨刷不停地搖擺著,否則視線很快就給雪模糊了,透過反光鏡,能看到輪胎在雪地上留下了兩道明顯的車轍,這條路太熟悉了,小時候的每一天,我都要踏著它去上學,背著我那印著雷鋒叔叔的黃書包。不知不覺間,我竟過了雷鋒叔叔的年齡,自己也成了一位叔叔。

行駛在這條熟悉的路上,童年隨著這紛紛的雪花露出了柔美的淺笑,我看到十幾年前的那個小男孩正朝著我揮手微笑,輕輕地問了一聲:你怎么現在才回來?

我第一天進學堂的情形是這樣的:

母親領著我面過了“育紅班”時代的老師。那時的育紅班相當于今天的學前班,那個年代的很多名稱還殘留著文革的陰翳,育紅班就是個代表。再比如說“識字班”在我的家鄉就代表著年輕的女性。

母親與老師交談了一會就要離開,我真誠地大哭了起來,以為母親這是打算不要我了。老師哄了我好久,說留下來可以學到知識,我被“知識”這個詞迷惑住了,我不知道知識是什么,出于孩子的好奇決定留下來認識認識知識。兩節課過后,我仍然沒有找到知識,就偷偷跑回家了。母親問我怎么放學這么早,我說老師騙我,我同學里根本沒有叫“知識”的。母親說:餓了吧。然后轉身給我煎雞蛋餅了。

車子駛到小學舊址門口,我停下車子,隔著玻璃看著這個破落的院落,小時候感覺它好大好大,現在它的全景展現在我面前,瞬間怎么就蹙縮了呢?它的院墻只有幾米高,大門的鐵柵欄穿過濃密的雪片,露出段段的斑駁,那棵柳樹還在,小時候多少個夏日的午后躺在它的枝杈上乘涼,如今風雪中的它更添了一股蒼涼。

育紅班時代六一節的前一天,老師給了我一首很長的詩《老師的名片》。老師說,回家讓你媽媽教你念,明天上臺朗誦啊。我莫名其妙的就答應了。回家的路上我還在想“上臺”是嘛意思。那首詩很長,字嘛基本不認識,母親農忙歸來,就開始一個字一個字教我念,不認識的就標上拼音(幾乎全標上了拼音),至于意思根本不懂,機械的背誦而已。那時的我肯定是個天才,像童年時期的駱賓王啊莫扎特啊,我一晚上就背住了那首詩,第二天嘩啦嘩啦在臺上誦了出來。臺下是一片熱熱烈烈的掌聲,我生命里的第一篇掌聲就這樣響起了。母親站在臺下,眼中閃著驕傲的淚光。

小學一年級,我就能熟練掌握一百以內的加減乘除,這個程度二三年級的孩子很多還達不到,這當然歸功于母親的諄諄教導。鄰居長輩們奉承母親:這孩子長大了肯定能上大學。

莫泊桑在小說《項鏈》中寫道:生活中的一件事可以成就你,也可以毀滅你。高考報考時,我心比天高,報考了一所太著名的學校,結果很明朗:被調劑到一所普通學校一個極不喜歡的專業。我的理想在那時幾乎熄滅了。那所學校叫某某學院,不是什么某某大學,鄰居大媽們的預言失策了。

當時我僅僅關注著自己的夢想,執著于己身的感受,根本沒有估量到母親的心情。那時我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像所有的高考失落者一樣,以一種庸俗的方式,想通過這種方式來餓死痛苦。有一天我看到母親在偷偷落淚后,我才明白母親此刻比我更痛苦,她辛辛苦苦培育了十幾年的樹苗沒有結出應該的果實,想她心里有多失落,可她還要佯裝堅強,來安慰一個不堅強的我。

    ?
    红龙扑克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