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glloyd.com】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總裁重生,溺寵青梅小甜妻

專題: 《重生甜寵文》 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
作者:貓貓愛吃魚024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7-22 18:00:48 ?閱讀:0   網上投稿

? ? “斯年哥哥,你松一松”

  “不行,我怕你再離開我”

  “我不會的”

  “那我也不放,這輩子都不放”

  “淺淺,你剛出生的時候,我三歲,我抱你在懷里;你10歲的時候,我13歲,我牽你在手里;現在你20歲,我23歲,余生我只想擁你在懷里。”

  上輩子,全H市都知道,容家大小姐苦戀宋總裁,不惜放下千金身份倒追,小心翼翼伺候,從家里到公司,面面俱到,事事周全。就算是塊石頭也捂熱了,卻沒捂熱宋斯年。

  一朝心灰意冷,不告而別,卻遭遇空nan而亡。宋斯年看著那如此年輕卻已經黑白的照片,方知自己的自大終是hai自己永失所愛。

  再睜眼,天旋地轉,看著眼前20歲的容淺,還沒有心灰意冷對他失望透頂的容淺,容顏依舊的容淺,某總裁鎮定過后露出狼笑。

——————————————————

  H市,玖伍集團總裁辦公室

  總裁辦公室,20樓唯一一間辦公室

  之所以整個20樓都是行政總裁辦公區域,也是為了紀念集團現任總裁宋斯年,20歲開始執掌集團,八年時間讓這個本就稱霸一市的大型集團成為國內首屈一指的資產型跨國企業。

  辦公室里的男人正坐在真皮定制的黑色辦公椅上,辦公桌上文件雖多但都堆的很整齊,整個辦公室都被黑白色充斥,簡約內斂,整個房間靠外一側是巨型全景落地窗設計,整個玖伍大廈唯一一間,玻璃是特殊材質,從里面可以清楚看到窗外景色,從外面看里面卻是什么也看不到。今日的宋斯年穿著藏藍色的細紋西裝,襯衫高挺鼻梁上架著一副辦公專用的細框眼鏡,劍眉薄唇,渾身充斥生人勿近的禁欲味道。

  “總裁,文件需要您審批簽名”門外陳聯小心翼翼地敲門說到

  “進”,宋斯年頭也沒抬

  “總裁,這個是前天我們中標的城西那塊地皮,一切按照規劃執行,需要您審批簽字。”

  “嗯,放下就行”

  “好的”陳聯將文件放在最左邊,躊躇了一下,最后還是站定。

  “還有什么事”宋斯年依舊沒有抬頭

  “總裁,今天是容小姐25歲生日,禮物我已經幫您備好了”

  宋斯年終于抬頭,看了一眼手表,不知不覺又已經晚上7點了。“禮物你下班幫我順道帶過去吧,嗯,劃50萬到容淺的那張卡上。”

  “總裁,您今天不過去嗎?”陳聯問到

  “嗯,今晚還有個國際會議,我就不過去了,待會我會打電話給容淺的。”

  “嗯,是”陳聯面色一滯,離開了辦公室。嘆了口氣,他就知道,又是這樣。自從容小姐18歲生日以后,加上今年,總裁已經缺席7年了,每年都是自己買一份禮物順路送到容小姐家里,再劃50萬到那張副卡里。但是那張卡,過去6年,一共300萬原封不動,每年,也不過就是個數字而已。明明容小姐長得這么天仙,性格也這么好,對總裁也是照顧的無微不至,更是和總裁一起長大的情分,為什么總裁就這么冷心?就算是塊石頭也捂熱了吧,總裁雖說從來沒明面拒絕過,容小姐也從來沒真正表白過,這算什么鬼關系啊。算了,有錢人的世界我不懂。

  晚上9點,終于將文件處理完的宋斯年拿出手機,撥出號碼。在等待的時間中,聽著嘟嘟聲,男人心中無限放松,或許也就只有在這個女人這里,他才得以松一口氣吧。

  “喂,容淺”

  “喂,斯年哥哥,是我,怎么了?”

  這邊容家大廳,容淺和哥哥容意、嫂子林沐坐在餐桌前,容淺爸媽自從將公司交給哥哥以后一直熱衷旅游,這幾天正在冰島看極光呢。

  當然,今天是寶貝女兒的生日,兩人也是早早將禮物寄給了容淺,一早上便打了視頻電話祝女兒生日快樂。

  哥哥雖然公司事務繁忙,也是早早地提了前幾天就訂好的蛋糕回家為妹妹慶生。

  容淺的嫂子林沐是國內有名的一線歌星,今天也是早早調開了檔期回家和家里傭人們一起準備了一桌子的菜為容淺慶生。

  “生日快樂,今天我還有會,就不過來了。禮物我讓陳聯帶過來了,你收到了嗎?”

  “嗯嗯,我收到啦,謝謝斯年哥哥,我很喜歡,那你忙吧,我不打擾你了。”容淺的聲音一如既往,宋斯年自然也不會聽出任何異常。放下電話便準備會議,仿佛只是解決了一件極其微不足道的小事。

  掛了電話后,宋斯年繼續準備工作。

  而這邊,陳聯才剛剛開車到容家大門,走進容家大門。

  “容小姐,這個是總裁親自給你準備的生日禮物,希望你喜歡。總裁今天特別忙,還有個會,就不過來了。”陳聯笑著將禮物親自遞給眼前這個身著純白色紗裙的容淺

  即便是見過無數次面,看到容淺,陳聯心下還是微顫。這天仙般的臉,真是一點沒辜負這名字,容顏妍麗。

  圈子里誰不知道容氏前總裁和夫人郎才女貌的,容家大小姐更是集了二人相貌之長,小時候就是個美人胚子。剛出生時容家老爺子還在人世,喜歡的不得了,親自取名容淺,意語她容顏妍麗。當時滿月時有人開玩笑說容小姐這名字有些膚淺,容老爺子更是直言,“淺淺是我容家的大小姐,就只要這天賜的容顏在,其他什么都不必愁。”

  更何況容淺沒什么大小姐脾氣,性格一直比較恬淡,也不像其他名媛那樣天天換男人。

  從小到大,容淺一直都心照不宣地喜歡宋斯年一個人。

  而越是想到這里,陳聯就越是感慨惋惜,這么哪哪都好的容大小姐,怎么就碰上自家這么個實心眼子的臭石頭渣男總裁呢。容老爺子當初說的沒錯,這容大小姐確實是有了這天賜的容顏,其他啥也不缺;但也有錯,可不就碰上自己總裁這一浩劫嘛!

  “謝謝你啦陳聯,麻煩你又跑一趟,他今天忙我知道,他已經和我打過電話了。”

  容淺依舊滿面笑意,看不出有任何的不悅,仿佛就是一件毫無意外情理之中的事,體貼的笑容與語調讓人如沐春風。

  “嗯好,容小姐那祝你生日快樂,我就不打擾你了,先走了。”

  “好,謝謝”

  容淺親自將陳聯送到大門口后,一路往回走,臉上依舊不悲不喜的平淡,可能時間久了,她便也習慣了,習慣了這樣的冷淡,只是因為愛他,學會了讓他放心,或許根本沒什么放心不放心吧,畢竟他可能根本沒上心。容淺低頭一笑,似是也在嘲諷自己的卑微。走回大廳后,容意坐在餐桌正中央,臉色鐵青,嫂子林沐也是一臉擔憂之色。

  自從林沐嫁進容家之后,丈夫和她是真心相愛的,對她一直很好,也很體貼,從不因為是豪門之家就限制她的事業;公婆都是和善的人,沒有因為她在娛樂圈的職業對她有過任何偏見,常年在外旅行,一年中在家的時間也不會超過三四個月,基本不約束他們,還經常將世界各地的禮物寄回來,只是偶爾會催促他們要孩子;小姑子容淺性格更是不用說,因為容家的宅子離市中心較遠,容淺工作以后基本住在市中心公寓,偶爾周末會回家。

  就是這樣順風順水讓圈內朋友們都羨慕si的婚后生活,林沐也是深感幸福,如果說,一年中唯一讓她最害怕的一天那一定是小姑子生日,唯一讓她最頭痛的事也是小姑子的感情。

  丈夫容意對這個唯一的妹妹一直倍加呵護,公婆也是異常寵愛這個小女兒,她作為嫂子也是將各方面都好的小姑子當作親妹妹來看,但是小姑子的癡情,總是能分分鐘讓溫文爾雅的丈夫暴怒,也讓她這個做嫂子的又心疼又為難。全家嬌寵大的親妹妹為了一個男人付出十多年的感情,一直默默無聞付出,這個男人還一點不當回事,如此冷漠透頂,放在誰身上都是暴怒的事。

  “哥哥,嫂子,我們吃飯吧。”容淺看著兄嫂的臉色,依舊溫溫柔柔地說著,充滿撒嬌口吻的話語,仿佛就是一個開開心心要慶生的小女孩。

  “淺淺,你如果還要叫我哥哥,明天,不,現在就去和宋斯年辭職,馬上回容氏上班。設計總監或者其他任何崗位,你喜歡,哥哥馬上安排。如果不想上班,就在家,或者想去哪兒玩哥哥給你安排。你25歲了,十多年了,夠了,乖,你喜歡什么男孩子哥哥給你找,你要是不想談也沒事。但是,今天開始,必須和那個姓宋的,劃清界限。”

第3章 楔子二

  聽著往日里對自己頗為愛護的哥哥的話語,容淺有些不知所措,更多的是難過。其實她比誰都清楚,只不過是一場沒有結果的執著而已,一場沒有意義的付出罷了。

  可是10歲前她記憶里的的宋斯年,尚且父母雙全的宋斯年,才不是現在這樣冷漠無情,一心工作仿佛一個工作機器一樣的宋斯年。

  彼時宋斯年雖然不像同齡的小孩那么活潑,但也頂多是外冷心熱,那是活生生的她的斯年哥哥。是會嘴上和哥哥一樣不允許她多吃甜食背地里卻又悄悄給她帶冰淇淋的斯年哥哥,是會給她講故事哄她午睡的斯年哥哥,是會摸摸她的腦袋說她長高了的斯年哥哥。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誰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

  車禍帶走了宋斯年的父母,帶走了宋斯年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也帶走了那個活生生的宋斯年。

  她看到他一個人在葬禮后偷偷哭泣。她跑去安慰他,卻被他一把推開。小時候的她以為,是斯年哥哥太難過了。長大了才明白,這么驕傲的宋斯年怎么會讓身邊的人看見自己哭呢?越是親近的人,越是不行。

  最是無情就是人,宋氏財團內一群旁親,見宋氏主家只剩一個老的一個小的,再無之前的恭敬,囂張的氣勢逼著宋斯年瘋狂成長,他長大的速度必須要快過爺爺老去的速度。在那以后,再沒有宋斯年,只有宋氏財團宋少爺,玖伍集團執行總裁宋斯年。

  “阿意,你能不能少說兩句!不提了不提了,今天是我們淺淺生日,淺淺,快過來我們吃飯吧。”林沐忙出來打圓場,看著這年年上演的熟悉場面,她也又是心疼又是無奈。

  被嫂子一席話打破思緒的容淺眼神一片茫然,“沒事,哥哥嫂嫂,你們吃吧,我有點累,回去休息了。”

  盡管身心俱疲,腦子一片空白,容淺依舊口吻溫柔,仿佛真的只是有些些累。

  說完,便一路上樓回了房。

  看著直接回房的小姑子,林沐有些發愣。往年雖也是如此,這宋總裁不登門,容意氣急敗壞定要讓妹妹劃清界限,她幫著小姑子打圓場,畢竟誰都知道容淺確實是一片癡心,這樣不尷不尬的關系硬是拖到現在。小時候只當是哥哥妹妹,長大后到現在都25歲了,哪里還拖得起呢。

  “你看看你,你明知道淺淺的心思,你還要這樣說。就算要說你不能心平氣和好好說嗎?你不能挑個別的日子嗎?這下好了吧,你自己吃吧,我去看看淺淺。”林沐也氣急敗壞,好好的生日一家人非要弄成這樣。

  “你,我這不是氣嘛。罷了罷了,你去看看她。”容意在嬌妻面前也是一時語塞

  二樓容淺房間內,容淺小小的蜷縮在公主床上,雙手抱住曲起的雙腿,將頭埋在其間,本就瘦弱的容淺越發顯得嬌小,仿佛風一吹就要倒。

  “淺淺,嫂嫂進來了啊。”

  林沐說完后,就進了房間,看見小小的縮成一團的容淺,一時間心疼不已。

  都說長兄如父,長嫂如母,容淺比容意小十歲,是老來女,從小便在一家人嬌寵中長大,更難能可貴的是沒什么大家名媛的那些壞脾氣。雖然她和容淺并沒有血脈關系,但她嫁進了容家,那就是最最親的一家人。林沐也是打心眼里疼這個長相妍麗、性格乖巧的小姑子。

  “淺淺,怎么哭了,今天是生日,不能哭不能哭,來來來和嫂嫂說說,不哭了啊。都怪你哥哥,說什么胡話,嫂嫂待會幫你出氣,今天讓他滾去睡書房,好不好淺淺,不哭了不哭了。”

  看著一臉淚痕的容淺,林沐也是心下一驚,容淺雖然平時看起來柔柔弱弱,說話也是細聲細語,但是她從來不曾見她哭過。

  “嫂嫂,沒事,不怪哥哥”,容淺抬起頭來,看著自家嫂嫂擔心的眼神,強裝鎮定說道,“沒事嫂嫂,你們吃飯吧,我想一個人靜靜,你告訴哥哥,他的意思我知道了。我想一個人靜靜,嫂嫂。”

  “好,好好,那你不哭了啊,一個人好好的,餓了就讓吳媽給你把飯熱一下送上來,別餓著,嫂嫂不打擾你了。”

  聽到容淺的話林沐差點以為自己聽錯,小姑子這是要放棄了嗎?這這這都這么多年了,小姑子這是終于想開了嗎?

    ?
    红龙扑克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