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glloyd.com】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等待腳步聲...... (短小說)

專題: 短篇美文 短篇小說
作者:admin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9-04 20:55:10 ?閱讀:0   網上投稿

 等待腳步聲......(短小說)//王正華

 
 
  生命學者說,少食還可延續生命,斷水則危在旦夕,但精神的力量同樣不可小視。這一說法到底包含了多少真理性?反正已在魏淑媛身上有了應驗,并演繹出許多傳奇的故事。男人在世時,她是個病秧子,沒有哪天不去看醫生。朋友們戲說:她去過閻王爺那兒,大鬼小鬼嫌她骨瘦如柴,軋干全身的骨髓也滴不出幾兩油花,讓她回去吃壯實了再來。可男人走后的十幾年里,她的身板不斷硬氣起來,五十有八的年紀,走南闖北,還參加區里、市上的中老年模特比賽。左鄰右舍議論,“這女人倒真活過來了,活出了名堂......”。其實,說這些話的人,只知其一,不明其二,看的是淑媛的表象。或者是一種妒忌的喧嚷,閑雜的夸張。那知人家內心的悲愴?連嘴里呼出的氣體也拌著黃蓮吶!三天沒有吃過正經飯。比如昨天吧,早飯一塊烤饃片,半杯剩水:中午一根黃瓜算是午餐:晚飯半包干吃面。一年四季,一個人就這么瞎過活!吃饃喝水,瘦的像個活鬼。
  晚上,燈火爛漫,萬家團圓,是人們一天最溫馨,幸福的時候,而對于她魏淑媛則是悲辛的煎熬。除了膩煩的電視連續劇,孤身單影地在五十平米的空間踱步。要不躺在床板烙“燒餅”,或望著月亮,望著星星,望著無言的人生:或用翻騰往事、閑情來打發走光蔭......男人走的那陣,她四十出頭,肚子里的孩子要媽媽活下去。可老天不留情,偏偏把高產難產降落給她,兒子夭折,她撿了條性命。一個身單力薄的小女人,怎么能承受走了丈夫又失去兒子的沉重打擊?這時,她想到了不如干脆了結生命。莫想喝進腸胃的毒藥,由于成份不夠,又被人救活。既然閻王爺不要,那就再好好活一回!從此,她強打精神,整天練唱歌,學跳舞,走模特。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倒也快樂也。但往往回到冰鍋冷灶家里或看見社區成雙結隊的男女出進時,不由傷心難受,茶飯不思,夜不能寢。一個心理、生理健全的女人,意味著什么?生活的美滿,雄性的陪伴,是人生的基本追求與享受。這時,她萌生了把自己再嫁出去的念頭和勇氣。經朋友牽線搭橋和去找婚介所,先后與三、四個男人交往,遺憾有的年齡偏大,有的家庭背景復雜,有的則出于一般動物本能的赤裸,八字沒見一撇,臟話連篇,還動手動腳,誘迫她往樹林子走......欺負人嗎?別以為老娘性格柔和好捏!每遇此,她又怨恨起黃樹林,交往那么久,也不曾拉過手。送別那天,原想他會過來親吻自己,誰知老實巴交地敬了個禮,蚊子樣的聲音“我永遠記住你”,說完轉身鉆進汽車走了。這一走......唉,想這些何用?面對現實她改變主意,決心不再去涉男,自找不快。自己把自個封閉在極度的“女兒國”里。
  但沸騰的時代,無處不飛花。省電視臺二年一度的道德模范人物評選活動拉開序幕 ,正在進行推薦和候選人事跡展播。當主持人介紹到黃樹林,魏淑媛幾乎是從沙發蹦起來!她不敢相信是他。兩眼死死地盯著熒屏,雙耳全神貫注地在聽。哇!千真萬確,真是他一一黃樹林!她激動地心房發顫,淚眼婆娑.......
  三十多年前,黃樹林和魏淑媛是同屬于一個作戰防區,但不是同一兵種、同年入伍的戰友。他是野戰師團6連2排排長。那年因痔瘡手術住進魏淑媛任護士的軍區醫院外二科。千里之外的雪域高原偶遇鄉黨,猶如大洋彼岸華人見華人,共同的膚色,共同的語言,共同的生活習慣,很快把戰友情凝成兄妹一般。
  奉獻至上的歲月,愛與被愛,不需要更多的條件和人為策劃出來的考驗。他倆的戰友情,鄉黨親的升華緣于黃樹林出院前的周日下午,魏淑媛約黃樹林去雅魯藏布江邊散步,走著走著,他倆誤入濕地泥潭。身材嬌嫩的她驚恐萬狀,身體前后恍蕩,出現下陷,想自拔,結果適得其反,下陷的速度反而越快。他急中生智趴在泥水地面,抱住她的腿,一邊一點一點往上拉,一邊寬慰她別怕,別緊張,有他在就會安全.....兩人配合默契,很快走出濕地,幸免滅頂之災。看著滿身、滿臉泥水還傻笑的他,她頓生愛慕之心......
    ?
    红龙扑克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