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glloyd.com】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路凝霜和路塵

專題: 兩性情感 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
作者:大米的咖啡豆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9-16 08:30:15 ?閱讀:0   網上投稿

(一)

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一位坐在輪椅上的白發少年正靜靜得坐在庭院前的回廊處,他看著院中開得正旺的梅花樹,那一個個花骨朵不知是何時冒了出來,在各個枝頭爭奇斗艷。而這花香彌漫在空氣中和這滿院的飄雪融合在了一塊兒。隨著一片霜花從空中緩緩飄落到少年的睫毛上,一聲聲響亮的嬰兒啼哭聲也隨之傳到了他的耳朵里。他應聲尋去,終于在不遠處的溪流邊找到了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初生嬰兒。這嬰兒的臉被凍得通紅,不斷地扯著嗓子大聲哭喊著,但似乎是與這少年有緣,他剛用手去觸碰這襁褓中被凍得冰涼的小臉,那哭聲便止住了。“也不知是哪個狠心的父母居然將你丟棄在這兒。唉,罷了,既然我撿到了你,那你我便是有緣,你就隨我回去吧” 少年看著懷中已經熟睡的嬰兒,原本冰冷哀戚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溫柔的笑。

時光飛逝,轉眼二十年過去了。這襁褓中的小嬰兒已經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子。“師傅,快來找我呀,我在這兒呢” 路凝霜此時正悄悄得躲在一棵大樹的后方,偷偷伸出了半個腦袋看著遠處的人影。“凝霜,別玩了,隨我回去罷。該到你吃藥的時間了” 路塵推著手下的輪椅,焦急地四處尋找著路凝霜可就是看不見她的身影。“不嘛不嘛,師傅找到我,我就乖乖回去吃藥” 路凝霜開心的笑著,想到自己日日被逼迫喝下去的那一碗碗比黃連還苦的藥,她就直打哆嗦。每天她最樂意做的事就是和路塵這樣拖延吃藥的時間。路塵笑了笑,大聲的說道 “你若再不出來,這晚上的云腿排骨湯可就沒了” 路凝霜一聽,立馬急得從樹后跳了出來,“別別別,師傅,我馬上就去把藥給喝了” 看著那一蹦一跳消失在眼前的俏皮身影,路塵一邊笑著,一邊無奈的搖了搖頭。

晚上吃飯時,路凝霜大口啃著手里的排骨,又咕嚕咕嚕得喝下了一大碗湯,而那油花順著她的嘴角滴落到了桌上,看著眼前狼吞虎咽的路凝霜,路塵輕輕嘆了口氣,拿了張帕子替她擦去嘴邊的油漬,柔聲說道 “真是沒有一點點女孩子家的樣子,再過幾年你也到了出嫁的年紀了,這大大咧咧的樣子也該收一收,不然還有哪家公子敢要你?” “我不嫁給別人,我要嫁給師傅你。師傅長得如此好看,醫術又好,還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跟師傅永遠在一起” 路凝霜一邊吞著嘴里的排骨,一邊睜著她那明亮的眼睛看著路塵。路塵先是一愣,呆呆得看著眼前這張可愛純真的小臉,但又隨即回過神來伸出手拍了拍路凝霜的腦袋 “凈胡鬧,罷了罷了,就當你是童言無忌,以后可別這么說了”

(二)

凡是路家管事的都知道,這路家不知道為何,代代都打娘胎里自帶頑疾,出生便有那一頭銀白色的頭發和一雙癱瘓不能行走的雙腿,各代家主更是活不過四十。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路家世代為醫,想要找出解除這個可怕詛咒的方法,但奈何路家可醫天下人,卻惟獨醫不了自己,每一代家主都逃不過這悲慘哀苦的宿命。路塵從小便知自己家族的詛咒但他不愿輕易向命運屈服。他每天苦心鉆研卻還是沒有找出解除詛咒之法,久而久之,笑容漸漸消失在了他的臉上,直到他十八歲那年的冬天在溪流邊撿到了一個嬰兒。由于嬰兒的臉上被凝結的冰霜凍紅了臉,他便給她取名路凝霜。往后的歲月里,路塵開始因為路凝霜而改變了,這個突然闖進他生活里的小生命帶給了他無數的歡聲笑語,也漸漸將路塵那顆麻木冰冷的心給暖了起來。

這一天,路家門前出現了一個滿身是血的少年。他自稱是江州樊府的少爺樊世年,因在林中騎馬狩獵時遭人暗算而身受重傷,正巧他聽聞這早在江湖中因醫術揚名天下的路家在不遠處的深山中,便用盡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點點力氣與神志找到了路家所在。路凝霜看著眼前這個奄奄一息的少年,她拉了拉路塵的衣角,哀求著說道“師傅,你看他受了這么重的傷,要是你不治他的話,他肯定會死的” 路塵笑著看了看路凝霜說道“誰說為師不救了?我路家世代為醫,無論高低貴賤,只要受了傷,我自然是要救的”

后來,路凝霜便天天跑去照看樊世年。本來在這深山中就只有師傅和幾個仆人管事從小陪伴著她,這突然出現的陌生少年著實讓路凝霜覺得新鮮的很。每天廚房準備好了飯菜,她便會第一時間給樊世年送去,空閑時去林中摘了新鮮的果子,也會偷偷藏在兜里去他房里找他。剛開始的時候,樊世年只覺得這小丫頭真是多事,自己大病初愈就被她天天圍著轉,很是頭疼。可久而久之,樊世年開始習慣了每天來找他說事的路凝霜,有時路凝霜來的晚了些,他還會時不時地往窗戶那兒看看,期待著那個俏麗活潑的身影的出現。而這一切,都被在遠處坐在輪椅上的路塵看得清清楚楚。

幾個月后,樊世年的身體逐漸好轉,已無大礙了。這天,他來到院中看到獨自一人坐在輪椅上賞花的路塵,他那銀白色的發絲被微風吹起,遮住了他那雙深邃的眼睛,本就冷峻的面容上似乎比平時多了幾分憂愁。“多謝路公子在樊某垂危之際施以援手,日后若公子有任何難處大可來我江州樊府,只要公子開口,在下必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樊世年看著眼前的路塵,雙手作揖說道。

“樊公子不必言謝,救人一命本就是我醫家職責所在。只是我路家隱居在這深山多年,早已習慣了清靜無人打擾的生活,樊公子若真想謝我,那便早日挑個時日離開吧”路塵看著院中飄落的花瓣,淡淡的回道。

“是在下疏忽了,在這叨擾許久實在抱歉。可在下還有一事想要請求路公子,不知當講不當講”

“何事?”

“在下聽聞這凝霜姑娘是路公子當年撿下的棄嬰,但這些時日相處下來,在下見她天資聰穎,又著有一顆天真純潔的善良之心,被困在這深山中實在可惜。若路公子愿意,在下可將她帶回樊府當作親妹妹對待,讓她去領略一番這世間的繁華美好,姹紫嫣紅”

路塵一聽,冰涼的手不禁顫了顫,他微微抬起雙眸看向樊世年,冷冷的說道“我路家的事還輪不到一個外人來管,我看公子早已痊愈,不如今日便啟程離開我路家吧” 說完,路塵便推著輪椅頭也不回得離開了。回到房中,路塵嘆了口氣,喃喃說道 “還有兩年,再讓我陪你兩年,你就自由了.......”

(三)

此時的樊世年正收拾著行李,路凝霜瞧見了便急匆匆得跑到了他面前問道 “你這是要走?你怎么都不來跟我打聲招呼就準備不辭而別啊,枉費我這么多天對你的悉心照料” 看著眼前橫眉怒目,一副氣鼓鼓樣子的路凝霜,樊世年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認真的看著她的雙眼問 “這山后的景色雖不如山中這般寧靜素雅,但卻是繁花似錦,你從小待在這深山從未出去過,難道不想看看這大千世界嗎?” 路凝霜怔了怔,笑著回他 “我當然知道這山外的世界必是萬般絢爛,小時候我也曾想偷偷溜出這深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我心里知道,師傅對我有救命養育之恩,只要他在這兒,我便哪兒也不會去” 此時一個身影停在了這門后,聽到路凝霜說的話,路塵哀戚的臉上又露出了一絲難得的笑容。就在這時,只聽“嗙”的一聲,一個嬌小的身軀重重得砸在了地面。“凝霜!” 樊世年一聲驚呼,快速向前一步將暈倒在地上的路凝霜抱了起來。路塵也隨之聞聲趕來,看到樊世年懷里的女子臉色慘白,呼吸聲也越來越輕,他焦急地喚來家仆讓他們把路凝霜帶回了自己的房中。樊世年在路塵房外焦急得等待著,他來來回回踱著步,一刻都不敢坐下歇息。過了許久,房門打開了,路塵陰沉著臉看了看樊世年說道 “你跟我來”

來到院中,路塵輕嘆了口氣后便娓娓道來 “凝霜她從小便有心疾,我日日用藥物替她延緩這心疾的發作時間,但終究是治標不治本。如今看她這樣子怕已是強弩之末。本以為以我的藥物還足以再撐個兩年左右,但沒想到......? 為今之計,只有以心換心方可救她性命。之前你說要帶她走,我現在可以答應你,但你必須保證日后會好好照顧她。我會用銀針封住她此前的所有記憶,往后,你便帶她回樊府重新生活罷” 樊世年看著眼前輪椅上的男子,他的臉上似乎還帶著干枯的淚痕,本就陰沉的臉上更是覆蓋了層暗暗的灰色 “以心換心?公子難道是要........” 他詫異得問道

“不錯,我本就時日不多。本以為還能再陪伴她兩年,可現如今看來,怕是不能如愿了” 路塵打斷了他,輕聲回答著。他閉上雙眼,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一個雪夜,他從不后悔救下了路凝霜。她是自己在這個令他厭棄的世界里的一點點光,一絲絲甜,照亮了他心靈最深處的黑暗,溫暖了他往后的蒼白余生。

(四)

“世年哥哥,你快來找我呀” 一個明麗可人的少女此時正躲在一棵大樹后看著不遠處的一個蒙著眼的少年。她躡手躡腳得向那個少年走去,猛得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立馬轉過身伸手去探,但少女早就往后一跳,伴隨著清脆如鈴般的笑聲跑遠了。少年笑了笑,突然大聲喊道 “不陪你玩了,今天廚房里燉了云腿排骨湯,不知道有些人去晚了還能不能喝到” 少女一聽趕緊跑了過來,拉著少年的手就往回家趕,一邊跑還一邊小聲抱怨道 “你怎么不早說!”

回到家后,少年看著眼前滿嘴油漬的少女,一邊替她擦著嘴,一邊說道 “女孩子家家吃飯這么沒吃相,以后還有哪家公子敢要你” 少女伸出去拿排骨的手頓時停了下來,她聽著這話只覺得好生熟悉,但腦子里卻怎么也想不起是在哪兒聽過相似的話,唯有她胸膛中那顆心此時正慢慢跳動著.......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米的咖啡豆

    ?
    红龙扑克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