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glloyd.com】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人文美文 列表
  • 九月的雨勾勒出九月的秋作者:陶怡沐楓  2020-09-05

    陶怡沐楓/文 九月一到,就有了秋意,秋意在一個多霧的黎明溜來,到了炎熱的下午便不見蹤影。它踮起腳尖掠過樹頂,染紅幾片葉子,然后乘著一簇飛掠過

  • biaoti作者:zuozhe  2019-12-02

  • 掌心的溫度作者:晚風涼  2019-12-02

    冬日里的陽光打在身上,并沒有我想象中的溫暖,也不是多么的閃亮,至少還不足以灼痛我睜開的雙眼。屋檐上的雪融化的水一滴一滴落在了門前,滴滴答答

  • 香海棠作者:柴濕燃  2019-12-02

    椰風海韻公寓的走道里裝飾了許多番木瓜的圖案,每次走過,我都會想起一唱三嘆的《詩經.木瓜》:“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

  • 開口雁作者:柴濕燃  2019-12-02

    萬里長江裹挾著泥沙滾滾東流,歲月在江中積淀出飄忽不定的沙洲。蘆雁洲雖然名不見經傳,卻也沒有像鸚鵡洲那樣最終消失了。自打唐武德年間,因為沉船而

  • 煮酒作者:筆下風云尚飯  2019-12-02

    許多中藥溶入酒中,療治百病,所以醫學界稱:酒是百藥之王。李白斗酒詩百篇,后來文人稱:是酒成就其豪放浪漫。武松景陽岡上打虎,好武之人稱:多虧了

  • 龍出西街作者:紫夏  2019-12-02

    狗年的龍燈出了!出燈的地方放在西街西出口的“水云臺”廣場上舉行。天還沒黑,來自城內的各條龍燈早早就匯集到廣場上。出龍燈,可是全縣人民的大喜事

  • 是任性還是人性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今天的資訊很發達,所以發生的事情,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很快就會被別人知道的。很多時候,很多人就會借此機會宣布一些假消息;而更多的不明真相的人

  • 左岸是天堂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一個人單身久了,就不想去戀愛,會感覺朋友越來越重要,會變得成熟起來,會比以前更愛父母,會獨自去很多很遠的地方旅游,會在眾人面前表現的什么都

  • 期待高級配置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縱觀全班女生的各個寢室,要么是全寢室的單身人士都不是貴族,最慘的也就是只有一兩個貴族,回頭看看我們寢室,唉,仰天長嘆??真的是一生下來就天

  • 觥籌交錯的場面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講這個故事的是一位來自南方的朋友,現在在上海。他說這個故事的背景可能是無錫,或者是一個類似的地方。是真事。女的是一家電視臺的女主持人,生得

  • 一個人的時間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最近流行性感冒又出來鬧事了,而我就在上星期因工作原因需出外學習的時候攤上了這貨。這次去的地方還是廣州,之前已去過好幾次廣州出差。其實我剛開

  • 沉默是一種善良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從不否認,人生有些時候,需要適當張揚,終究人流擁擠,聲音嘈雜,如若不懂得適時自我推銷,只是默默期待只要是金子,總會發光演變成現實,或多或少

  • 我們還有多少個十年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任何東西,一旦放在回憶里,總會帶有一種濃重的幸福的色彩,就像我們總是無比痛苦的想要逃離現在,又在將來無比痛苦的回憶現在。 十年不長,而光陰里

  • 最強的安全感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她從眾多追求者中選擇他,除了他外貌、學識各方面不錯外,主要是他熾熱的、不依不饒的目光常常讓她無處逃避,而讓她最后下定決心的,是在她一次遭遇

  • 痛苦的活著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我真的很不開心,我的父母控制著我的生活,我很不自由,這讓我窒息。 我的丈夫對我很不好,他總是不斷出軌,屢教不改,一吵架就會對我動手。這樣的生

  • 我的曾經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喂-- 嗯,是我-- 久違的聲音,久違的你,我曾經的小朋友,你今年還好嗎 五年不見了,你應該又長高了,是不是比我還高了? 那一次吃飯,故作輕松的無視

  • 寂靜之下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日記可以凌亂,可以混亂,可以沖動,沖動是魔鬼,沖動會受到懲罰,被懲罰后就能抑制沖動,沖動仍然隱隱不甘,沖動不甘失敗,但沖動就是敗了。有時在

  • 奮斗出來的幸福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進入三月,春風送暖,萬物復蘇,隨著兩會的勝利開幕,今天,單位組織觀看電影《厲害了,我的國》。這是一部全方位記錄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取得成就

  • 從現實故事結束的地方開始作者:田步祥  2019-12-02

    我覺得寫短篇小說要有短篇小說的精神。這種精神我認為一是對純粹文學藝術的不懈追求;二是和文學商品化的頑強對抗。 經常接觸一些文學刊物的編輯,他

?
红龙扑克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