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glloyd.com】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聞一多 列表
  • 國殤后中華作者:蝴的傳說  2019-12-03

    昔日 像一個老者 孤獨的 躺在破舊的病床 門不掩護 我親歷著 鄰人掠殺時 兇殘的模樣 而我病病殃殃 無力反抗 只將一身傷疤 摳落滿床 我們的黨 像一個仁

  • 聞一多和《七子之歌》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靳聞 張潔宇) 大型電視紀錄片《澳門歲月》中那首樸素真摯、深刻感人的主題歌,引起觀眾的強烈反響,大家聽了這首歌后不禁潸然淚下,并把它看作迎

  • 太平洋舟中見一明星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鮮艷的明星哪!── 太陰底嫡裔, 月兒同胞的小妹── 你是天仙吐出的玉唾, 濺在天邊? 還是鮫人泣出的明珠, 被海濤淘起? 哦!我這被單調的浪聲

  • 孤雁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不幸的失群的孤客! 誰教你拋棄了舊侶, 拆散了陣字, 流落到這水國的絕塞, 拚著寸磔的愁腸, 泣訴那無邊的酸楚? 啊!從那浮云的密幕里, 迸出這樣

  • 別后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啊!那不速的香吻, 沒關心的柔詞…… 啊!熱情獻來的一切贊禮, 當時都大意地拋棄了, 于今卻變作記憶底干糧, 來充這旅途底饑餓 可是,有時同樣的

  • 紅荷之魂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有序 盆蓮飲雨初放,折了幾枝,供在案頭,又聽侄輩讀周茂叔底《愛蓮說》,便不得不聯想及于三千里外《荷花池畔》底詩人。賦此寄呈實秋,兼上景超及其

  • 詩債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小小的輕圓的詩句, 是些當一的制錢── 在情人底國中 貿易死亡底通寶。 愛啊!慷慨的債主啊! 不等我償清詩債 就這么匆忙地去了, 怎樣也挽留不?

  • 初夏一夜底印象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一九二三年五月直奉戰爭時) 夕陽將詩人付給煩悶的夜了, 叮嚀道:“把你的秘密都吐給他了罷??紫穹窿下灑著些碎了的珠子── 詩人想:該穿成一串

  • 藝術底忠臣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無數的人臣,仿佛真珠, 鉆在藝術之王底龍袞上, 一心同贊御容底光采; 其中只有濟慈一個人, 是群龍拱抱的一顆火珠, 光芒賽過一切的珠子。 詩人底

  • 黃鳥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哦!森林的養子, 太空的血 不知名的野鳥兒啊! 黑緞底頭帕, 密黃的羽衣 , 鑲著赤銅底喙爪── 啊!一只鮮明的火鏃, 那樣癲狂地射放, 射翻了肅靜

  • 懺悔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啊!浪漫的生活啊! 是寫在水面上的個“愛”字, 一壁寫著,一壁沒了; 白攪動些痛苦底波輪。 《懺悔》一詩收入《紅燭?青春篇》,是詩人對自己青年

  • 謝罪以后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朋友,怎樣開始?這般結局? “誰實為之?”是我情愿,是你心許? 朋友,開始結局之間, 演了一出浪漫的悲劇; 如今戲既演完了, 便將那一頁撕了下去

  • 愛之神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題畫 啊!這么俊的一副眼睛── 兩潭淵默的清波! 可憐孱弱的游泳者喲! 我告訴你回頭就是岸了! 啊!那潭岸上的一帶榛藪, 好分明的黛眉啊! 那

  • 鐘聲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鐘聲報得這樣急── 時間之海底記水標哦! 是記漲呢,還是記落呢!── 是報過去底添長呢? 還是報未來底消縮呢? 《鐘聲》收入《紅燭?青春篇》,屬

  • 春之首章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浴人靈魂的雨過了: 薄泥到處嚙人底鞋底。 涼?挾著濕潤的土氣 在鼻蕊間正沖突著。 金魚兒今天許不大怕冷了? 個個都敢于浮上來呢! 東風苦勸執拗的

  • 春寒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春啊! 正似美人一般, 無妨瘦一點兒! 這首《春寒》僅三句共十四個字,是聞一多最短的詩章,列《紅燭?青春篇》。屬于詩人典型的“青春期感懷”。

  • 香篆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輾轉在眼簾前, 縈回在鼻觀里, 錘旋在心窩頭── 心愛的人兒啊! 這樣清幽的香, 只堪供祝神圣的你: 我祝你黛發長青! 又祝你朱顏長姣! 同我們的

  • 國手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愛人啊!你是個國手: 我們來下一盤棋; 我的目的不要贏你, 但只求輸給你── 將我的靈和肉 輸得干干凈凈! 出自《紅燭?青春篇》的《國手》當然是

  • 宇宙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宇宙是個監獄, 但是個模范監獄; 他的目的在革新, 并不在懲舊。 《宇宙》一詩出自《紅燭?雨夜篇》。全詩僅四句共二十五字,讀來卻意味深長,充分

  • 李白之死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世俗流傳太白以捉月騎鯨而終,本屬荒誕。此詩所述亦憑臆造,無非欲借以描畫詩人底人格罷了。讀者不要當作歷史看就對了。 我本楚狂人, 鳳歌笑孔丘。

?
红龙扑克 - 首页